了解重量毯 > 使用迴響 > 記錄音樂冶療師和自閉症兒童使用重量毯的狀況

人物:自閉症兒童

安定᧐᧐᧐᧐᧐  流洩᧐᧐᧐᧐ 創造佈在資源᧐᧐
 
使用時機點:前段結尾

總是有無可避免的衝突要發生
但是好的句點,能終結潰散的感受
收拾好再次出發
以重量毯為止點的開始 

音樂治療師長期陪伴的一名自閉症兒童,有強烈的固著行為,也就是說他會堅持要反覆做同一件事情。這個孩子在群體生活時被引爆點過多,些微的更動都會令他大哭暴走。他的觸感與大部分人不同,不願意被母親擁抱,但能接受重量毯的包覆,甚至是安在其中,以音樂治療為主的環境中,除了各種樂器,一直以來都留著重量毯這個輔具讓他能夠使用。

  

  

 

建立好諮商流程是,自閉症兒童一定要先唱一首歌才能進行對談,不唱就不能開始說話或坐下,音樂治療師開始試著建立不同的方式來調整固著行為,告訴他這首歌很棒,但是我們今天可以在結束的時候來唱。

  

  

 

他的小臉立刻漲紅起來,站著跺腳,完全不能接受這個更動,口裡喃喃唸著歌名,隨即就忍受不不住,躺在地上不能自己的尖叫翻滾大哭,音樂治療師知道孩子在努力,但煞不住內在的焦慮化為激烈的反應,一時接受不了哭鬧是可以預料的,但是這也是為了拉出一點彈性,不能所有的事一直都不可更動。

  

  

 

為了好好接住他的情緒,音樂治療師當下並沒有立刻使用冷靜的音樂,反而以同理的心情彈奏快板小調為背景,選擇適合表現情緒的音樂,就好像電影配樂般播放著讓它流動,加速釋放過程。

  

  

 

 

接著帶著他坐上大型的瑜伽球繼續發洩心情,痛哭的身體巨烈地上下晃動,抽搐哽咽的感受在瑜伽球彈跳的震盪中更具象呈現,久久不能平息,直到他真正的感覺都走完一個段落,處在自己安定坐住的位置,才細細的發出聲音說:老師我要小被被。

  

  

 

 

於是,在旁陪伴的音樂治療師溫和地將重量毯披上,自閉症兒童剎那以釋然的眉眼,緩緩進入規律的彈動,回到現在可以說話的世界中。

  

  

 

 

瑜伽球吸取了他的動,像一首狂風暴雨的歌要被唱出來才行,但是承載過狂風暴雨的身心疲累不堪,還需要最後一個安全穩固的休止符,讓樂曲好好結束停止下來,沒有平定的內在聲音將會後患無窮,需要重量毯做為最終的靜止,以重量撫住吉他傳動的弦音,收拾回復到原點,得以休息。

  

  

 

 

音樂治療師說重量毯經常是他做為收場結束,明確的一個句點,也有助下一個階段的開始,正如這般開場之後才正式開始這一天的課程。

  

  

 

 

*  *  *  *

  

  

 

 

另外,各種身心障礙的孩子聚在一起上課時,音樂治療師鼓勵兒童,也運用重量毯做獎勵,孩子被誇讚時用具有擁抱感的重量毯蓋上,身體跟心裡的感覺一致,這些合而為一的感受極為關鍵,甚至有了這些一致性體驗的加強,能夠滲透進成長感受,雖然這些孩子成年後可能想不起這些接受治療時的當下回憶是什麼,但是,只有如水漾的薄膜感,卻是包裹著很多可滋潤身心的養分。把粗糙乾涸的凹陷塑形改造成池,養出什麼未必能夠預知,也許是一池荷蓮,也許是一池魚蛙,或者根本會是一座溫泉,質與量都可能變化。

  

  

 

 

在這個音樂與身體律動結合的團體治療課程結束時,每個人都可以去拿重量毯,彼此輪流或一起蓋,在下課時享受重量毯蓋著的感覺,傳送群體的溫度,締結生命觸碰中不需以誓言結盟的親近、延續。

 

收錄在《手作重量毯的療癒筆記 給無法擁抱的擁抱》一書中

© Copyright 2019 I-White All Rights Reserved